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头条 » 新闻头条 » 正文

对母亲的想念和怀念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0:34  来源:全国b2b网  浏览次数:308
文章简介:把记忆又带回从前,一个人在心头挥之不去——她,就是我挚爱的母亲。时时想起母亲,时时怀念母亲。

 自小就没看到过外婆,母亲家里姊妹挺多,她基本上没念过书,到了婚嫁的年龄,就嫁给了只会干体力活的父亲。
  母亲先后成了三个孩子的娘亲,我排行老大,下面是两个叫我哥哥的妹妹。至今都不明白,体弱的母亲是如何在一间茅草房内将我们三姊妹拉扯长大成人的?那种艰辛,想想都心痛!
  那时候我们家里应该属于真正的无产阶级,一到换季之时母亲甚至拉着我找左邻右舍到处借米。每逢过生日,是我们三姊妹开心的时候,尽管家徒四壁,母亲却会变着戏法给我们织一件当时高档的衣服:用的确良或劳动布做的。
  当时的鸡蛋,可以买到一角五一个,平时母亲舍不吃一个,都小心翼翼的存放着的,那是我们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,需小心呵护。但是,当天中午谁过生日,母亲还会借故支开其余两个,在他的米饭下埋一个煮熟的鸡蛋,似乎以此来奖励我们在艰难日子里的勇敢成长。
  慢慢的,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,我与母亲的距离渐行渐远,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
  在上大学后,在母亲的眼里,我也不再仅仅是个儿子,也成了她的客人。每次知道我回家的消息,母亲都会提前把家里能够准备的好菜提前备好,在灶台前忙碌几个小时,然后站在房屋后朝我回家的方向等候,一直等到我出现在她视线里。
  远远地,她几乎是小跑着,迎上我,双手接过我沉重的行李,瘦小的她迈着轻快的步子在前面带路,将我领回家。看着我狼吞虎咽吃饭的样子,母亲在一旁静静地陪着,眼眶开始湿润。

0913455443Y (2).jpg

  每一次返校成了母亲纠结的时候,一方面担心我迟到耽误学业,一方面又不愿承受母子分离。每次出行,母亲都会送我出门,一路上默默陪着我,步行好几里。冬天的时候,母亲的发丝会在寒风中颤抖,一路颤抖着的,还有步行时母亲微累的喘气声;夏天的时候,母亲也不打伞,烈日下的她,脸上布满汗珠,在阳光下晶莹发亮。
  当抵达目的地时,母亲看着我登上当时村里唯一往返省城的破旧中巴,看着扬起的一路飞尘的车,慢慢变成黑点,直至消失在路的尽头,明明已经看不见车、看不见我,她还要一步三回头的缓缓离去,仿佛她每一次回头,她儿子的距离就会与她近几分。母亲盼我下一次回家的等待,这种等待,于她,是单调生活里美丽的期盼,更是孤独时光里的痛苦煎熬。
  大二时,那是一个初夏,我得了肺炎,母亲得知这个消息后,心急如焚。她在家里亲宰了只鸡,炖好汤,晕车劳顿将它们带到寝室来。可以想像,为了保证这锅汤的完好无损,这一路上妈妈是怎样全神贯注地呵护它的。
  打开碗盖,一股熟悉而亲切的鸡肉香扑鼻而来,母亲在侧,香味萦身,我的病几乎好了一大半,只觉又馋又饿,也顾不上形象,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。
  有个问题我至今纳闷,那就是能够回想起来的我们母子交流的话语真的不多,是母亲因读书太少不善言语,还是我这个儿子不会在母亲面前表露什么,或者,母子之间的交流,不需言传,就可意会?
  参加工作后,家里的经济情况日渐好转。但母亲因为多年的劳累早已百病缠身。直至有一天,晕倒在稻田里。在当地检查,母亲脑袋里长了一个瘤子。醒来后母亲因为担心花钱,执意不肯去省城动手术,后经姨母的百般劝说才去了省城。术后的母亲身体更加虚弱,并且稍不留心就有复发的可能,而复发几乎等同于死亡。
  然而,到了术后的第四个年头,奇迹没有降临,预感中会来的厄运一点都没有远去。母亲的脑瘤复发了!
  从那以后,每一个周末,我都往返在回家的路上,这个家就是我的母亲,娘在家就在,娘不在顶多就能称一座房子。每次匆匆回去,每次泪眼朦胧返回,当时谁也不知道哪次相聚会成为最后一次见面!在一个大雨的晚上,母亲还是走了,我却不在身边!
  自此,我常感好像无根的浮萍,飘泊在异乡,找不到安全的归处。每次回老家,总要站在母亲的坟头,抽着烟,静静地看着这堆黄土,就如同母亲曾经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吃饭一样。
  母亲,您音容犹在,人却已远去!您在,为儿的尚有归处;您走,人生仅剩下归途。我不相信真有什么天堂,那都是骗人的鬼话。但是,我又希望真有天堂,希望妈妈在那里的每一天好过在人间的每一日。

  有一种忘却,叫经常想起。有一种清晰,叫从未模糊。
  至爱的母亲,九年了,您在那边真的好吗?下辈子,无论您是富贵还是贫穷,依然要做您的儿子!


 
 
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头条